您好,欢迎来到 毕成 律师个人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张家口宣化律师 > 三九集团“老鼠仓”:厂长3年掏空2.5亿

联系我们

  • 姓名:毕成
  • 手机:13303138336
  • 邮箱:1412615294@qq.com
  • 证号:11307201210827113
  • 律所:河北耀鼎律师事务所
  • 地址: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鼓楼前街40号

三九集团“老鼠仓”:厂长3年掏空2.5亿

来源:张家口宣化律师   网址:http://www.guozhenhailvshi.com/   时间:2015-04-27 16:04:13

分享到:0

  原三九集团特有的“个人负责制”造就的混乱局面,在近年来在原三九集团旗下子公司中仍偶有浮现——这种强权治理的背后常常伴随着国有资产的巨额流失。

  根据北诚达信会计师事务有限公司2009年-2010年出具的《关于对襄樊三九酿酒厂原厂长马永富任期经济责任的审计报告》(以下简称“《审计报告》”),以及该公司向襄樊市检察院提交的报告显示,在原三九集团的子公司湖北三九长江实业公司(以下简称“三九长江公司”)旗下子公司襄樊三九酿酒厂,原党委书记兼厂长马永富,在企业2005年改制遭遇阻碍之时,借助产权“真空期”,逃避上级公司监管,造成企业连年亏损,不到四年时间,国有资产流失达2.5亿元。

?

  与此同时,有三九酿酒厂高管向记者透露,酒厂管理层贪腐成风,职工盗酒成瘾,顶峰时期,三九酿酒厂门口小吃一条街上,所有店铺常年卖的酒都是酒厂职工用医用葡萄糖瓶或饮料瓶偷灌的好酒。

  2009年,马永富被三九集团撤除酒厂党委书记兼厂长之职,但仍担任国企三九长江公司副总,前述三九酿酒厂高管指出,这期间,马永富以个人名义联合组建湖北大汉光武酒业有限公司,与三九酿酒厂展开恶性竞争,导致后者销售大受冲击。

  于是乎,在三九集团光环下,一场掏空与反掏空的国资争夺战在古城襄樊上演。

  “个人负责制”下的蛋

  记者获得的湖北诚达信会计师事务有限公司2009年出具的尚未完结的《审计报告》指出,“马永富任职期间,独断专行、任人唯亲、一手遮天,蓄意扰乱酒厂管理,利用其亲信大肆挥霍贪污、利用对外投资和开辟外市场转移贪污巨额资金,各种费用连年大幅增加,造成企业连年亏损,亏损额巨大,2000年-2009年1月,酒厂(含演义公司)累计亏损141009171.77元(不含未入账的东莞联络处亏损48705484.22元及库存盘点损失2631018.71元)。”

  襄樊三九酿酒厂前身襄樊市酿酒厂,创建于1956年,是由襄樊市政府出资建立的地方国营企业。多年来,该厂连续亏损,1996年销售收入仅2000多万元,人均工资仅200多元。

  1996年至1998年,为响应党和国家关于“鼓励兼并,规范破产”、“鼓励优势企业兼并困难企业”、“使国有企业三年脱困”的号召,根据三九企业集团“二次创业”的发展战略,三九集团全资子公司湖北三九长江实业公司在短短14个月内兼并了中南五省国有企业55家,总资产高达72亿元,这其中就有襄樊市酿酒厂。

  当时襄樊市政府希望将该市6家濒临破产的老国企都交由三九集团兼并,最终,三九长江公司选择了襄樊酒厂一家。

  1997年,三九长江公司以人、财、物、产、供、销、债权、债务一并接收方式将襄樊酒厂兼并,酒厂由襄樊市市属国有企业成为中央国有企业后更名为襄樊市三九酿酒厂,由三九长江公司承担具体管理工作,邹远东任法人代表,聘任兼并前的厂长马永富担任党委书记、厂长。1995年5月,马永富由襄樊市谷城县庙滩镇党委书记任上调往襄樊市酿酒厂任党委书记兼厂长。

  1997年7月19日,由于当时三九集团独特的“个人负责制”,三九长江公司发文授权襄樊酿酒厂,厂长马永富生产经营权,班子组阁权,机构设置权,人事管理权,财务管理权,收入分配权。全权处理生产过程中的日常事务,独立行使该法人实体的民事权利,并独立承担该法人实体的民事责任。

  并入三九集团后,根据当时央企并购困难国企可以享受企业银行贷款挂账停息政策,即历史贷款欠息全部挂账,兼并后再停息5年的优惠政策,三九长江公司为三九酿酒厂争取到免息政策4000多万元。轻装上阵的三九酿酒厂借助三九品牌优势,进入了销售收入飞速增长期,年销售收入由兼并之前1996年的2000多万元,增长到2008年的2.1亿元,11年的时间增长了近10倍。

  在销售收入脱胎换骨式发展的同时,原三九集团“个人负责制”的管理模式,也为三九酿酒厂在管理和财务上埋下了隐患。三九酿酒厂部分高管向记者反映,由于产权约束机制的缺失,原三九集团五级管理体系中,三级以下处于失控状态,三九酿酒厂不可避免地复制了原三九集团的通病:山头主义、政令不通,财务管理混乱。三九酿酒厂逐渐成了“个人负责制”管理机制下马永富“一个人的企业”。

  记者获得的湖北诚达信会计师事务有限公司2009年出具的尚未完结的《审计报告》指出,“马永富任职期间,独断专行、任人唯亲、一手遮天,蓄意扰乱酒厂管理,利用其亲信大肆挥霍贪污、利用对外投资和开辟外市场转移贪污巨额资金,各种费用连年大幅增加,造成企业连年亏损,亏损额巨大,2000年度-2009年1月,酒厂(含演义公司)累计亏损141009171.77元(不含未入账的东莞联络处亏损48705484.22元及库存盘点损失2631018.71元)。”

  后经进一步审计发现,东莞联络处的实际亏损额超过了7900万元,再加上新发现近30处财务账目涉及的钱、物流失问题,2000年度-2009年1月,马永富累计造成三九酿酒厂净资产损失达2.5亿元。这其中,绝大部分损失集中发生在2005年三九长江公司及三九酿酒厂改制受阻之后。

  博弈改制:破产卖地

  据了解,三九酿酒厂目前厂区处于襄樊市中心城区的黄金地段,面积达163亩。襄樊当地人士透露,最近,与三九酿酒厂处于同等地段、面积相当的地皮,拍卖价格高达几亿元。倘若成功,仅此一项,马永富即可获得上亿元的收益,若做房地产开发,则价值更高。“而三九酿酒厂1000多名职工将全体下岗”,前述接近马永富的襄樊本地人士表示。

  2005年10月,三九集团为推进国有企业改革,规范企业国有产权转让,以“三九集团字[2005]242号文”决定将三九长江公司产权整体转让。三九长江公司一位高管告诉记者,当时公司准备内部改制,但三九集团决定按照中央国资委的要求,走到中央国资委指定的产权交易所挂牌交易的形式。2005年11月22日,三九集团将三九长江公司的100%股权以336.3万元的价格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挂牌编号为:05782429),该等交易包括长江公司及其下属两家全资子企业武汉九生堂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生堂)和三九酿酒厂的所有产权。

  据知情人士此前向媒体透露,当时,三九酿酒厂和九生堂净资产均为负数,其中前者净资产为负1800多万元,故三九集团为不影响挂牌交易,标的介绍上只显示了三九长江公司的情况,但实际上是“1+2”的打包交易,因为转让合同明确要求购买人必须安置三九长江公司及两家下属企业的职工。

  然而,挂牌近一个月仍无人问津,三九集团同意自然人郭力揭牌,而马永富依然没能得到揭牌的机会。有接近马永富的襄樊本地人士告诉记者,马永富希望能100%接手三九酿酒厂的另一个打算是,在企业改制时,马永富将直接让酒厂破产,然后转卖酒厂所在的地块。

  据了解,三九酿酒厂目前厂区处于襄樊市中心城区的黄金地段,面积达163亩。襄樊当地人士透露,最近,与三九酿酒厂处于同等地段、面积相当的地皮,拍卖价格高达几亿元。倘若成功,仅此一项,马永富即可获得上亿元的收益,若做房地产开发,则价值更高。“而三九酿酒厂1000多名职工将全体下岗”,前述接近马永富的襄樊本地人士表示。

  实际上,马永富变卖土地早有先例。三九酿酒厂某高管告诉记者,三九酿酒厂原厂区54亩的土地,有41亩在马永富主政期间被抵押给了银行,后经低价拍卖后,转移到了某开发商的手中,拍卖价格比正常市价低了3000多万元。剩余的13亩土地,至今下落不明。

  或许是洞悉了马永富的想法,三九长江公司多次拒绝了马永富的接盘要求。2005年12月17日,三九长江公司员工郭力作为自然人揭牌,购买了长江公司100%的产权,并与三九集团签订了《产权交易合同》(合同编号:0610200),且付款完毕。2006年2月8日,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出具《产权转让交割单》(编号:0010729)。但是,由于当时三九集团欠银行的巨额债务,包括长江公司及其下属两家全资子企业九生堂和三九酿酒厂在内的全部资产都被法院冻结,致使产权交割无法完成。

  矛盾由此被激化。一方面,根据当时国企改制由原管理层接手的普遍做法,多年来担任厂长的马永富一直希望酒厂改制时能由其个人接盘,但最终挂牌的结果显然未能如其所愿;另一方面,由于前述产权交易在揭牌人付款之后交割之前,遭遇资产被冻结,一个产权假象因此产生:自然人郭力付款后,三九长江公司及三九酿酒厂应该属于其个人资产;而产权未完成交割又造成郭力无法对三九酿酒厂行使其权利,于是,三九酿酒厂出现了权利“真空”,马永富实际上仍然可以继续控制三九酿酒厂。而事实上,在2008年12月31日解冻之前,三九酿酒厂一直处于马永富的掌控之中。

  2009年6月4日,国务院国资委发送给湖北省国资委的《关于襄樊三九酿酒厂国有产权转让有关问题的复函》(国资厅产权[2009]271号)指出,根据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提供的相关材料,三九集团已于2005年10月发文明确此次产权转让完成后,三九长江公司及其所属子公司一并退出三九集团;三九酿酒厂作为三九长江公司的所属企业已纳入转让标的的评估范围。

法律咨询热线:
13303138336

AG电子娱乐网站-线上体育平台开户-网上澳门威尼斯人代理_郭振海律师网